打印
手机阅读本文
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

【“环球行·看世界”系列报道之十】阿根廷:让我们从头开始

时间:2019-07-23 08:50:57 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作者:记者 胡富光

▲“世界的尽头”的灯塔建在比格尔海峡的一座孤岛上。

▲“世界的尽头”的孤岛也是动物栖息的乐园。

▲莫雷诺国家冰川公园里的冰川有20万年的历史,被誉为“冰川时代的活标本”。

▲船到“世界的尽头”——阿根廷乌斯怀亚港。

不幸者唯一的解药就是希望。 

——莎士比亚(英国)  

不要为我哭泣,阿根廷

在遥远的1527年,西班牙探险家塞瓦斯蒂安·卡沃托率领一支远征队到达南美大陆后,从一个宽阔的河口溯河而上,深入内地。他们发现当地印第安人佩戴着大量的银制饰物,误认为当地盛产白银,于是便把这条河命名为拉普拉塔河,意思是“白银之河”;宽阔的河面东岸是乌拉圭共和国,南岸则是阿根廷的拉普拉塔地区。

2019年2月13日,我们来到了拉普拉塔河的河口。上午,我们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参观了国会大厦、独立广场、萨尔沃宫,这里的建筑风格与欧洲建筑一脉相承,在阵阵南美传统打击乐器音乐“康东贝”(Candombe)的衬托下,别具一番韵味。下午,邮轮就要离开蒙得维的亚港的时候,乌拉圭前女副总统、国会主席兼参议长托波兰斯基到船上演讲,主要是呼吁人们崇尚简单节俭的生活,与自然和谐相处,共同维护地球可持续发展之路。

地球是圆的,世界是平的。我们冬天从厦门坐邮轮斜穿印度洋、横渡大西洋,边走边看,来到遥远的南美洲,这里已经是夏天了。下一站,只要经过一个夜晚的航行,就可以到达拉普拉塔河南面的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

布宜诺斯艾利斯,有南美“巴黎”之称,那是一个令人向往并且惊艳的地方。这个曾经与印加文化一脉相承的地方,宽阔的街道流淌着现代化和怀旧气息,浪漫的探戈秀在街头随处可见,骄傲又乐观的人们手捧着马黛茶啜吸,火红炭火上的烤肉飘散着阵阵香气,灯光幽暗的咖啡馆内坐满了悠闲聊天的客人……多少人把布宜诺斯艾利斯当成“梦中情人”,期待有一天能在那里有不一样的“街头邂逅”。2月14日情人节这天,我们风尘仆仆为“情人”而来,尽管这天一大早布宜诺斯艾利斯下起了大雨,但是一点都不影响我们张开双臂拥抱她的热情。

为了更好地亲密接触布宜诺斯艾利斯,我们这次选择了“自由行”。临时凑成9人的团包了一辆宽体面包车,跟随热情的阿根廷司机兼导游在雨中探访了布宜诺斯艾利斯街景。为了纪念阿根廷独立日而命名的七月九日大道宽130米,18车道,是世界上最宽阔的城市主干道。在这条大街上,基本上聚齐了这座城市有名的建筑,如哥伦布剧院、方尖碑、共和国广场等,一路上看到那么多雕像和街心绿地广场,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后来,我们还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最奢华的街区雷科莱塔区参观了世界著名的雷科莱塔公墓,到五彩斑斓的博卡区喝红酒、看探戈,这时候,雨停了,天放晴了,我们的热情又被点燃起来。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整个城市都洋溢着探戈的气息。对于阿根廷人来说,探戈是融进他们血液里的文化。

探戈能够成为阿根廷文化的象征,跟一个女人的大力推动有关。这个人就是阿根廷20世纪最传奇的第一夫人——艾薇塔·贝隆(Evita)。1946年,贝隆夫人帮助丈夫取得政权以后,在阿根廷大力推动探戈文化,从此,探戈成为了阿根廷的代名词。贝隆夫人尽管只活了33个年头,却点燃了一个国家的狂热,阿根廷穷人将她视为救星,人民将她视为偶像。现在,她静静安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闻名世界的雷科莱塔公墓57号墓地。这个建于1822年的美丽而静谧的建筑群,是阿根廷富人及历史名人的安息地,每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瞻仰、献花。1996年,巨星麦当娜演绎的电影《贝隆夫人》获得奥斯卡金奖,那首用灵魂演唱的歌曲《不要为我哭泣,阿根廷》传遍了全世界。

如今的阿根廷,欧洲移民后裔约占全国人口95%,本土印第安原住民所占比例不足2%。来到阿根廷,就像到了一个欧洲国家。阿根廷人是乐观的、骄傲的,同时也是矛盾的、失落的。阿根廷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一直是南美最富有的国家,人们生活富足、舒适、优渥,但是现在却遇到很多问题,政局不稳,经济凋敝。

在“世界的尽头”漫步

南方温暖,北方寒冷,这是人人皆知的规律;但是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对于南半球来说,这时候恰好是南方寒冷,北方温暖。离开巴西,经过乌拉圭,又来到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一路向南,所经之处天气炎热,但是到了乌斯怀亚,气温骤降,只有6℃~7℃。

1997年,一部名叫《春光乍泄》的唯美电影把我们拉到了南美洲的最南端——阿根廷的乌斯怀亚。这也是世界上最长的公路——泛美公路(北美洲阿拉斯加至南美洲乌斯怀亚,全长17848公里)的终点。

美丽的冰川,茂密的森林,清澈的河水,令人惊叹的高山,还有生动的海岸……这就是乌斯怀亚。乌斯怀亚是阿根廷最南端的港口城市,也是南美洲最南端的城市,有“世界的尽头”和“断肠之城”之称。面对苍茫海天,背倚雪山冰河,它几乎可以做到与世隔绝。再往南去就是茫茫大海了;海的边缘,是终年冰雪覆盖的南极。

乌斯怀亚是个十分美丽的小镇,人口只有8万人,海湾深入小镇腹地,城镇紧靠着山峰布局,红瓦白墙,绿树成荫,街道整洁,美景醉人,静谧得如同一幅中国山水画,五颜六色的城市建筑让这个小镇美得像童话世界。

在乌斯怀亚,我们在乌云密布的早晨慕名探访了“世界的尽头”的灯塔。我们乘坐双体船沿着比格尔海峡航行,迎着冰凉刺脸的海风,直奔那座颇有传奇色彩的灯塔而去。天还没有放晴,一会儿又下起了小雨,三五成群的海鸟在水域上低空飞行;靠近海上孤岛,见到越来越多的海狮和海狗。天空突然放晴了,“世界的尽头”的灯塔蓦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塔顶像是撑着一把大大的雨伞,塔高不过十来米,底座不过三四米,由亦红亦白的砖块相间砌成,红的正红,白的雪白。海岛是孤零零的,灯塔也是孤零零的,成群结队的鸬鹚、海鸥和海狮、海狗占领这里,又和平相处。从南极极地心脏涌来的寒风带着海浪一次又一次拍打着灯塔的下方,浪花四溅。游船绕岛一周缓缓离开灯塔,最后消失在海湾深处。

下午,天空放晴,我们来到了1902年建造的监狱。阿根廷这所在“世界的尽头”建造的监狱,最初用来关押犯罪的海军军人,后来专门关押社会各种犯重罪的犯罪分子。1947年,阿根廷为了开发乌斯怀亚,改变形象,废除了这所监狱,将其变成了一座博物馆。监狱里的380个狭小的牢房如今成为美术馆的展览厅,展示关于旧乌斯怀亚、世界监狱等各式各样的图片和绘画,还有遇难船只、水文图、渔业、企鹅以及当地与海洋有关的专题展览。只是,保存了昔日监狱的原貌、设施和那条不曾改装过的走廊,依然明显地透露着刺骨的阴森。

傍晚,正是吃饭的时间却下起了大雨。雨中的乌斯怀亚尽管有另外一种韵味,但我们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找到一间海鲜店饱吃一顿美味的帝王蟹。帝王蟹是南极海域的特产,个头大,味道鲜美,论只卖,100美元一只,比国内便宜一半以上。这里的餐馆要到19时才开始营业,我们一连冒雨找了三家,才找到一家西班牙文叫“竹子”的餐馆,店主竟然是一对来自大连的夫妇。后来又陆续来了几拨人,都是同船认识的台湾人、香港人、马来西亚人,气氛亲切得如同在国内的餐厅。

饱餐一顿帝王蟹后,雨终于停了。离回船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舍不得乌斯怀亚的街头美景,又蹭进街边的商店逛逛,在灯光摇曳的街头漫步,有点争分夺秒的意思,脑子里总在想:我这是在世界的尽头漫步呢,这里如同童话世界一般,那种感觉真的十分美妙。

原标题:“环球行·看世界”系列报道之十 阿根廷:让我们从头开始

责任编辑:覃维

关键词:环球行 / 阿根廷

你可能喜欢看的

乐万家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九亿九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六合开奖网址 好彩投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宏运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彩70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旺彩彩票平台 好彩投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旺彩彩票开户 吉吉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